第120章 林夕颜是异类

作者:卿筱火火 作品:林夕颜凤冥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://www.fxvfo.com/
  裴毅的眼泪在眼圈打转,却倔强地不让它掉下来,他看着爹爹的脸,乖巧道:“儿子每天都有好好练武,学写字,听主子跟师傅的话,好好等爹爹回来。”

  再强的人,此刻溃不成军,他的手抚上裴毅的脸,摩挲,良久咬牙道:“听话就好,去吧!爹爹很快就会跟你在一起,我们再也不分开了。”

  裴毅一听爹爹让自己走,十分的不舍,毕竟是只有五岁的孩子,泪水滴落,小手抓住了裴玄的衣袖,不想离开他。

  心被活活撕成了两半,裴玄狠心把裴毅拉开。

  他不敢让他们见面的时候过长,那个时候他会更不舍,还会不管不顾拼命想带自己的儿子离开,但是现在他不仅带不走裴毅,还会要了儿子的命。

  他活着已经没有别的指望了,裴毅是他唯一的念想,是他的命,上刀山下火海,他都要保他儿子一世周全。

  凤亦诏一摆手,银辉将裴毅拉过去。

  裴毅看着父亲刚毅的脸,抖动的唇角,突然咬住了自己的唇。

  将默默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擦掉,这个时候他得听话,绝对不能给爹爹添麻烦,爹爹说过很快就会接自己,自己要乖乖的。

  裴毅像个小大人一样恭敬地给裴玄磕了个头,给凤亦诏磕了个头,然后站起,倔强地攥起拳头,忍住泪水,头也不回跟银辉出去。

  裴玄盯着那小小的背影,眸中一热。

  儿子小小年纪已经学会了看人脸色,也学会了替自己着想,他的心被扯的血肉模糊,却不得不努力挺直腰板,告诫自己为了自己的儿子必须忍耐。

  “人看到了,可以放心了吧!我们就谈谈正事。”凤亦诏淡淡道。

  裴玄躬身,“主子请说。”

  凤亦诏盯着裴玄,淡淡道:“这段时间,你送的消息都是不痛不痒,而且还谎报军情,你不是说,凤冥之所以在乎林夕颜,就是因为林夕颜的身上的血可以解凤冥所中的毒,为何本王看到的并不是这么一回事?”凤亦诏寒着眸子道。

  裴玄不紧不慢,从身上掏出一封信,“主子要信任属下,摄政王不是普通人,属下不敢过于放肆,属于被人发现不要紧,重要的是主子失去属下这步棋之后会非常被动,再想找人打入摄政王府已无可能,属下才会如此的谨慎,这是昨天您跟摄政王出去吃酒,属下在他的书房暗格中发现的,这里可能会有您要的答案。”

  看着裴玄恭敬递过来的一封信,凤亦诏蹙眉,就是普通的一封信,信封是凤冥收,凤冥为何会这么看重一封信,还将它放在书房的暗格中。

  信封是开的口,并没有上漆,他慢慢把里面的信纸掏了出来,仅仅看了几眼,脸色巨变。

  凤亦诏抬眸,沉声喝道:“裴玄,这封信你可有看过?可向外说过?”

  这还是凤亦诏第一次在自己眼前失态,裴玄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也觉得不可思议,他恭敬施礼,“主子,属下看过了,本来是想知道写了什么,并没有想过要拿走它,但是属下看完后,觉得事情重大,有可能拿捏到摄政王,属下才想着亲自把它交到您的手上,其中并没有经手任何人,主子放心,属下也绝对不会往外说一个字的。”

  凤亦诏点头,他的手却微微抖了起来,这封信竟然是林夕颜逃婚时留给凤冥的那封信。

  他想了半天没想到林夕颜为何会逃婚,现在却明白了,因为此林夕颜非彼林夕颜。

  这一物在自己手上,正像裴玄说的,抓住了凤冥的咽喉,自己瞬间变的主动起来。

  但是那个人是林夕颜,这何尝不是自己的软肋,一牵扯上她,失控的永远是自己。

  皇家都是不择手段,都是以利益为重,感情他一向嗤之以鼻,但是她是个例外,无法割舍。

  怪不得她变的跟林夕颜不一样,怪不得她她会让凤冥跟自己同时沦陷,原因竟是她不属于这里。

  凤亦诏闭了闭眼睛,再睁开时,恢复了冷静自制,把信从头到尾阅了一遍。

  半天凤亦诏苦笑,明明拿到手里是一张王牌却无法打出去,因为林夕颜一旦被人知道是另类,就成了全天下人的公敌,自己跟凤冥可能都护不住她,只会被活活烧死。

  自己哪里会舍得伤她分毫,这封信到自己的手上就是废物,只会让自己对她越发上心,还会努力替她隐瞒。

  将这封信放进最贴心的位置,想像着这是属于他跟林夕颜两个人的秘密。

  再抬头的时候,凤亦诏的眸子冰冷,“裴玄,你给本王听好了,这件事必须要烂在你的肚子里,不许跟任何人提及,全当没有这件事,主子我另有定夺,你可明白!”

  裴玄一怔,凤亦诏为何是这种反应,他不该欣喜若狂吗?凤冥有那样的软肋,他就帮着他清除,一个心头只有女人的男人,也成不了什么大事。

  不过凤亦诏显然是小题大做了,自己的儿子在他的手里,全家就剩下他跟裴毅相依为命,他能不听凤亦诏的吗?

  “属下对天发誓,绝对不会透露半句。”裴玄恭敬道。

  凤亦诏竟然还会觉得不妥,他冷声道:“用裴毅的命发誓。”

  裴玄心头一凛,诡异感增加,凤亦诏不会也喜欢林夕颜吧!

 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,他忙正色道:“属下若透露半句,裴毅死于非命。”

  不就是瞒着这件事情吗?本来对自己也没什么坏处,就是一个比较好看的小姑娘而已,自己也没心黑的必须要她的命。

  只是觉得这件事可能会给凤亦诏带来好心情,让他对自己的儿子好一点,但显然并不是。

  算了,他们的争斗跟自己没有关系,他只能等待时机,救出裴毅,远走高飞。

  “这件事你办的不错,继续盯着,有事情再来禀报,王叔的摄政王府看似平和,其实暗藏玄机,辛苦你了!”

  “是属下分内的事情,属下在这就先祝贺主子心愿的偿。”裴玄真诚地道。

  “去吧!注意安全。”

  裴玄领命出去,凤亦诏微微出起了神。

  裴玄是条狼他很清楚,并不会驯服,也许还会反噬,但是狼崽子在自己手上不怕他不为自己做事。
更新慢了/点此举报 | 注册会员 | 加入书签

如果您喜欢本书,请把林夕颜凤冥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林夕颜凤冥最新章节 TXTfun88体育免费下载